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安德镇 >

郫县安德镇党委书记高建伦履新郫县副县长 “履新后请继续叫我镇

归档日期:06-2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安德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他的“暴得大名”源于2005年2月23日。这天,四川省委常委、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来到了安德镇考察,随口问了刚上任镇党委书记的高建伦:“城乡一体化的六句话是什么?”高建伦一阵紧张,没答上。事后,他承认当年“思想觉悟还不够高,对城乡统筹认识没有到位”。

  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。在第三届“建设成都杰出贡献奖”候选人物关于他的评语中,这样写着:短短6年,安德镇农民存款余额从不到5000万元上升到4.8亿元,财政收入从不足500万元增至1.34亿元,在全市优先发展重点镇考核中连续四年荣获第一。同时,全国唯一的川菜工业园———“中国川菜产业化基地”在安德拔地而起,并辐射带动了周边数镇4万余亩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川菜产业功能区。

  2005年李春城书记的那次考问,在整个郫县引起了轩然大波,一时传言纷纷。但高建伦却不动声色,当天晚上10点他像往常一样睡去,鼾声大起。他在第二天开会时说,下不下课是我的事情,大家各自把活路做好。领导批评我们一次,这说明离下一次表扬我们就不远了。

  事后,高建伦承认自己“思想觉悟还不够高,对城乡统筹认识没有到位”。从此,他一边加强学习,一边更加勤奋地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按照他的好朋友郫县城管局局长彭祖成的说法,高建伦有一种平和的力量。他的平和来自他的自信———对安德镇的发展信心满满雄心勃勃。因为他找准了安德镇的产业定位。2005年2月,成都确定14个优先发展重点镇,以带动城乡一体化全面推进,因基础条件太薄弱,安德镇差点被排除。挽救安德镇的就是川菜产业发展的产业定位,高建伦为安德镇的发展描绘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,打动了决策层。

  “饭店里卖18块钱一盘的莲花白炒肉片,成本是多少钱,原辅料成本最多3元!这里面利润大不大?附加值高不高?我们安德做川菜原辅料加工,把川菜做成标准化产业有没有前途?”这连续的反问就是他的回答。

  高建伦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:产业定位就好比人找对象。他认为川菜产业正是安德镇最好的“对象”,因为这个产业能有效推进安德镇的“三个集中”,并带来“三化联动”。“我们要另辟蹊径,展开错位竞争。”他说。

  然而,打造川菜产业园,钱从哪里来?2005年的安德镇还是一个传统农业小镇,全年的财政收入不足500万元,是典型的“吃饭财政”,在全市14个优先重点发展镇中,综合实力排名仅第11位。

  高建伦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融资建设方式T-BOD(共同-建设-经营-发展),即通过政府和企业的联动为中国川菜产业化基地破解了资金瓶颈。在他看来,以往的BOT(建设-经营-移交)模式,最后往往成了政府买单。他要创造一个新模式。T-BOD的效果立竿见影。园区建设如火如荼,企业纷纷进入。2005年安德全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.6亿元,财政收入151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4504元,人均增收550元。

  2006年5月,全市推进“三个集中”工作会在郫县召开,安德镇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高建伦总结安德镇川菜产业园的发展成功经验,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正确处理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即必须利用市场杠杆而非大包大揽。他认同的三分法则是:该政府做的事情,政府去做;政府可以做市场也可做的,交给市场做;市场能做的,政府提供服务,完全不插手。

  在他看来,企业的回报就是利润。政府的回报则是多方面的,因为政府追求的是公共利益、社会利益和长远利益。这样的市场经济理念和他的为政理念高度契合,正如安德镇政府办公楼上的八个大字“为民以安,为政以德”。

  按照彭祖成的描述,高建伦“很少应酬”“非常顾家”。下班后,他的一大爱好就是带着女儿到处转。在女儿两岁时,安德镇第一家红旗超市开业了,他带着女儿去坐电梯,女儿很喜欢,一直玩到晚上9点。

  高建伦对“升官”似乎没有特别的欲望。当副县长的任命下来后,他在对组织部的谈话中说,希望能够继续兼任安德镇的党委书记,再干几年。正如他在镇干部大会上宣布的那样,希望再努力三五年把安德镇建设成一座能够辐射周边地区,带动一方经济发展的更加繁荣的小城市。

  这个梦想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:去年11月,郫县规划了中国川菜产业化功能区,辖安德、唐元、唐昌、新民场四个镇,川菜产业化基地肩负起带动整个郫县西部片区发展的重任。而目前,园区已引进聚集产业项目80个,投资总额40亿元,到位资金27.5亿元,48家企业建成投产,去年实现销售收入19亿元,今年预计销售收入过25亿元。

  “我对这里很有感情。”高建伦说,“我每天都要提前上班,先在办公楼周围转一圈才进办公室。”他的理想是,能让川菜产业化基地实现整体上市,做到100亿元产业。

  成都商报:你现在可谓成都基层的一个“明星官员”了,从地方媒体到中央媒体,都能经常看到你的名字和对安德镇的报道,你如何看待官员和媒体的关系?

  高建伦:官员首先要善待媒体,要善于和媒体打交道,这是一个现代官员必备的基本素质。媒体和官员其实是平等的关系。官员不要把媒体看成和纪委一样的角色,也不要自以为是记者的领导。我和记者打交道,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平等的沟通和交流,达到一个良好局面。

  成都商报:记者喜欢和你这样开诚布公畅所欲言的官员打交道,但并非每个官员都像你这样,你觉得是什么导致了一些官员和媒体之间的隔阂?

  高建伦:的确,有些官员一听到媒体,就从心理上有种排斥,然后通过自我封闭的态度来进行自我保护。但记者的职责就是要刨根问底找到问题根源,官员的排斥实际上把人家的职业需求都给掐掉了。一个现代官员不应该这样。不管大官小官,你都是一个公众人物,只是影响区域有大有小。比如,我在安德镇就是一个公众人物,一言一行都在老百姓眼皮底下,对外代表安德镇形象,对内则代表上级党委形象。既然这样,就要接受媒体监督,做得好的,再接再厉,做得不好的,就改正嘛。

  高建伦:媒体监督是好事,不要把它看成是恶意的。处在基层官员这个位置,要善于听进反面的声音,不能尽是鲜花和掌声。我们在统筹城乡实践中摸索,很多地方先行先试,做工作不可能一直完全正确,媒体的及时监督提醒,就要正确对待。我打个比方,媒体的舆论监督给你指出了缺点,就好比父母批评一样,难道因为父母指出了你的缺点,你就不安逸父母么?

  成都商报:现在,你的名字就是安德镇的一张名片,你如何看待又如何利用媒体的这种宣传功能?

  高建伦:媒体的报道意味着很多人关注我们的工作。媒体通过对我和安德镇的报道,能给其他地方一些启示,把经验传播出去。第二呢,这是对我和安德镇的鞭策,你要把活干得更好才行。

  我和媒体关系一直很好,我没有把媒体当做洪水猛兽,因为媒体在报道我的同时,无形中也是在宣传安德镇和川菜产业园区。其实,安德镇最先被外界接受,就是通过你们《成都商报》的报道。通过媒体报道,安德镇的知名度大大地提高了。有人给我说,我都属于郫县营销的一个卖点了。我觉得这是好事。形象和品牌营销,是城镇经营的一个重要内容,媒体宣传也是城镇营销的一部分。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个资源呢?成都商报记者 付克友 张强 摄影报道

  每个人都有梦想。高建伦,一个从大山里来到郫县的普通干部,他的梦想就是要把安德镇建设成一个繁荣的现代化小城市,让川菜产业园区整体上市。到今天,只要县里不开会,他都会在安德镇的老办公室,许多老百姓还叫他“高书记”。

  在对他的朋友和同事的采访中,关于他提到最多的是“简单朴实”,高建伦的自我评价也是如此:“简单做人,热爱工作,认真做事。在我心中没有坏人,只有人品高低。”他每天在家吃早饭,争取回家和家人吃晚饭。下班后极少安排应酬。每天的《新闻联播》是必看节目。就连加班,他也这样计算:“我们一周加一天班,一个月就加四天,一年就是加了一个月,也就是说安德镇比其他地方多上了一个多月班。”现在的安德镇,城镇面积从0.65平方公里扩展到4.2平方公里,城镇化率从22.8%提高到65%,农民存款额从不足5000万元到4.8亿元,红杏、蜀味源、老房子等80多家市民所熟悉的企业入驻川菜产业园区。

  “在安德镇,许多人因为我们的勤奋工作,生活变得越来越好,看到这一切,你会感觉到无与伦比的美妙。”他说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rjdrummond.com/andezhen/10.html